我將違背我的天性 忤逆我的本能 永遠愛你

公元2019年08月21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47 views

我將違背我的天性 忤逆我的本能 永遠愛你<br />
 沫

人說:有話聊,是兩個人在一起的基本標準.而一直有話聊,是兩人能一直走下去的必要條件.似乎真是如此,縱觀身邊那些好的婚姻、壞的婚姻,會發現:一段感情常常開始於無話不說.一段感情往往又是死於無話可說.


"婚後的我們,得了沈默癥"

一個辦過幾次離婚事件的律師朋友,曾頗為感觸地跟我聊起婚姻不幸福的兩種情況:

一種是,本來就不適合一起過日子,只是熱戀時的沖動掩蓋了一切的問題和矛盾,然後結婚後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有時就折騰到以離婚收尾.

另外一種是,兩人其實三觀是合得來的,頭幾年如膠似漆.可日子久了,又不知不覺地各過各的生活,兩人沒了互動,最終讓婚姻變得索然無味.雖然大部分情況下還不至於離婚,但又不得不承認過得實在沒意思.

後一種,大抵也是許多人婚姻的真實寫照:雖沒糟糕到要離婚,但彼此之間也沒有交流.

我記得我堂姐跟姐夫才在一起的那會兒,也是大事小事都可以嘰嘰喳喳個大半天,連吃的午餐有幾葷幾素,味道如何都可以跟對方說得事無巨細.

但等激情褪去後,他們的生活狀態變成這樣的:

在飯桌上,兩人各自一手扒著米飯,另外一手拿著手機.

等晚飯結束後,一個跑回屋裏敲電腦,一個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綜藝.

堂姐時常抱怨:"婚姻真的是墳墓,這生活越過越沒勁兒."

但她沒想過,不是婚姻是墳墓,是兩人把婚姻過成了墳墓.

如果生活在一起,但連最基本的互動都沒有,又怎麽會有趣呢?

他不知道你今天見了什麽人,做了什麽事.

你不知道他今天的心情好與壞.

雖是枕邊人,咫尺之隔猶如天涯之遠.

雖同一屋檐下,卻隔成涇渭分明的兩個世界.

感情好像一泓泉水一樣,沒了流動就會成為死水一潭,有了彼此的交互,才能永葆活力與新鮮.


"陪伴交流,是最好的一味藥"

就有一個讀者在後臺說過她的故事.

她老公由於種種原因被迫離開公司,茶不思飯不想,非常失落.

她說她能做得最多的就是陪伴與安慰了.

一次夜深人靜時,老公翻來覆去睡不著,然後她就睜開眼側過身子陪他聊天.

聊著聊著,老公突然說了一句:

這一生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娶了你.

但這位讀者表示,她其實什麽都沒有做,就是簡單的陪伴,就是簡單的溝通交流,只是這些足以讓老公感到溫暖.

因為有傾訴,使彼此更能走進對方的心裏;

然後因為感情加深了,反過來又促進彼此的交流.

你來我往之間,感情和生活就進入了一種良性循環中.

我爺爺和奶奶的感情經常被我們津津樂道.

像這樣的夏天,兩人可以坐在木凳上,各自搖著蒲扇,然後你一言我一語地侃上大半天.

他們彼此嘮叨:
"你說你,那麽新鮮的魚被你搞得一團糟."

他們也彼此心疼和關心:
"你那高血壓的藥得記得吃,別又忘了."

……

這樣的家長裏短他們說了大半輩子,也讓他們一起攜手走過了幾十個春秋.

這就是陪伴,這就是交流,既說人說事,又談情談愛.

彼此都沈默不開口,感情就無法傳遞.我們都是凡夫俗子,沒法通過緘默去感受愛意.

如果沒有交流,感情就會荒蕪不生,兩個人在一起時比一個人還孤單.

如果能時時接收到對方的信息,感情自然春暖花開,一個人的歡喜兩個人一起共享.


"沒有治不了的沈默癥,只有不想治的心"

時常聽人抱怨:

不是不陪伴,也不是不交流,但整天忙於工作中,哪裏還有那個閑情逸致去談天說地.

乍聽之下好像情有可原,但細想之下,又品出了問題.

也許工作常常讓我們身不由己,但捫心自問一下,真的是工作忙得無法抽身跟對方聊上幾句,還是因為日子過久了而少了那份關註,少了那份心意.

在《我的前半生中》中,賀涵對待羅子君,總說自己最近不忙,正好有空.

有一次,明明忙得無暇顧及其它,可仍淡定地帶著羅子君的兒子辦生日會.

但賀涵對待處了十年的唐晶,卻說我們兩個都忙,沒法陪她.

這像極了我們每個人,我們都一開始都把對方視為了"羅子君",後又當作了"唐晶".

上一年,公司年終趕項目,同事老李忙得腳不著地,晚上回到家,都是淩晨一兩點.

可即使這樣,他都會百忙中抽空打一個電話,趁吃飯的間隙,開個視頻閑聊幾句,或是說下工作,或是閑扯一下芝麻綠豆大的小事.

老李還說他們夫妻之間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,在入睡前,都放下手機,關上電腦,就躺在床上瞎聊個十幾分鐘或半小時.

因為有這樣的交流,讓他們無時無刻都能感知到對方,明白對方所思所想.

他們懂得,長久的婚姻不靠曾經的感情維系,而是靠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的付出.

如果一座花園沒有精心澆灌,你不能奢望它可以開得姹紫嫣紅.

同樣的,如果一段感情,一場婚姻,沒有耐心地去經營,你也不能期盼它有細水長流的幸福.


茨威格說:

我們認為生活如此平淡,是因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,究竟有多少東西是屬於自己的.

的確如此,我們常常忘了所擁有的.

試著回想當初在一起的時候,彼此恨不得搜腸刮肚,把一切能想到的情話、俏皮話說個遍,可即使這樣子,仍覺得沒發揮好.

那時候真好,感情濃烈而燦爛.

而現在呢,我們卻把對方的存在當成理所當然,殊不知,人還是那個心上人.


我一直喜歡這樣的一段話:

新人結婚的時候,不應再手搭著《聖經》說,不論貧窮富貴,健康疾病都至死相伴.而應該把手放在《自私的基因》和《進化心理學》這兩本書上宣誓"我將違背我的天性,忤逆我的本能,永遠愛你."

真正的婚姻,不是結了婚就完事了.

而是我們要抵擋住生活的瑣碎,經得住流年的平淡,在往後余生的每一天都去呵護、去經營,去讓它越變越好.

最後,願我們都有話可說,願我們的感情真摯而長久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