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某人…

公元2009年11月22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353 views

中國,有這樣一個人:
他是一個孤兒,尚未出生,父親早逝,九歲的時候,相依為命的母親也因貧病而死。
他命運多舛,在湘西求學時,染上了霍亂,幾乎死去。
他是靠獎學金完成的學業,1947年,他以湖南狀元的身份考進了清華大學。在清華,他是學生會主席。
他1949年加入中國Communistparty,尚未畢業便已參加工作,他是有名的青年才俊。
他1951年朱镕基從清華大學畢業後,隨後即被派往東北,擔任東北人民工業部計劃室副主任。 1952年,他又參加了國家計劃委員會的籌建工作。他被當做最有潛力的年輕幹部。
1958年,脾氣倔強、性格率直的他“因言獲罪”,被打成“右派”,從此陷入了長達20年“苦其心誌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”的蹉跎歲月。從30歲到50歲,20年的金色年華恰似一江東流的春水,永遠不會再回來!
1983年,中國第一位“前右派”的副部級任命獲得通過,他被任命為國家經委副主任,電機制造專業的他,成為了繼Dengxp以後,中國政壇最出色的經濟學專家。此後,他還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。他還擔任過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17年的院長,他是博士生導師。
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十八世孫,1998年,他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總理。
他叫朱镕基,一個被漸漸淡忘的名字。
老百姓說,只有他鎮得住貪官,因為他不怕死。只有他敢改革,因為他不怕得罪人。
因為在職時執法嚴厲,他得罪了許多權貴,退休後,中央對他加強了保護,他渴望過平民的生活,可惜做不到。
也許你還記得國慶閱兵直播上那短暫的1秒,僅僅只是一秒。
如果真有一股力量在企圖使我們淡忘他,我們以該做些什麼,至少要對得起他的白發。
以下是摘錄的朱镕基的語錄:
1996年歲末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镕基觀看話劇《商鞅》,為劇情所動,淒然淚下,並且稱贊“歷史上的改革家是民族的脊梁”商鞅以驚人的勇氣掀起改革之潮流,終為頑固羈絆被車裂而死。
  1998年3月24,朱镕基主持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,提出五項要求:牢記自己是人民公仆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;恪盡職守,敢於講真話;從嚴治政,敢於得罪人;清正廉潔,嚴懲腐敗;勤奮學習,刻苦工作。約法三章:在國內考察要輕車簡從;精簡會議,壓縮時間減少人員;減少應酬,集中精力研究處理重大問題。
  1998年8月9日,朱镕基緊急飛赴江西九江,九江的決堤,使他勃然大怒,他當即怒斥負責人:“你們不是說固若金湯嗎?誰知堤內是豆腐渣!這樣的工程要從根查起,對負責設計、施工、監理的人員都要追查。人命關天,百年大計,千秋大業,竟搞出這樣的豆腐渣工程、王八蛋工程。腐敗到這種程度怎麼了得?歷史是不容欺騙的!” 在向抗洪官兵講話後轉身離去時,他邊走邊擦眼角的淚水。
  1998年,朱镕基在中央一次重大會議上,鏗鏘有力的發言至今讓人感到振聾發聵,在反腐敗問題上,中央是有決心的。這個問題不解決,中國無法長治久安。反腐敗就是要先打老虎後打狼,對老虎決不故息手軟;我這裏準備了100口棺材,99口留給貪官,一口留給我自己,無非是一個同歸於盡,卻換來國家長治穩定發展和老百姓對我們事業的信心。
1998年3月19日,“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,我都將一往無前,義無反顧,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”
2001年,朱镕基辭去院長職務的告別演說,“我曾有過20年(1958———1978)沒有party籍的日子,但是在那些日子裏,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的信念。我沒有忘記清華對我的教育,沒有做有愧於心的事情。今天,我告別清華,以後就很少來了,實際上,就是不來了。但是,請大家放心,我的心永遠留在清華。清華的每一個成績,我都會欣慰,清華的每一個難處我都會關心,清華的每一個不足我都會指出。再見了,我永遠是一個清華人!”

對於朱總理只做了一任我們無能為力

對於朱總理受到的壓迫,我們也無可奈何

對於閱兵式上只給朱總理三分之一個鏡頭我們更是只能憤怒

卻無法改變這一切

但是

我們可以為朱總理的晚年收集一萬個祝福

請留下一句“祝福朱總理”

表達我們對朱總理的尊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