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任是一種有生命的感覺

公元2006年12月29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285 views

第一次打工是在遊泳館裏當遊泳教練,和一個姓王的女教練共帶一個學員班。 
  很快,我就發現隊裏有些小學員打水的要領沒有把握好,便向王教練征詢意見:“王教練,我想自由泳打水訓練是不是應該增加一天?你看他們還沒有完全把握要領。我是新來的,今後有什麼欠妥的地方還請你多指教。”她看都沒看我,半晌,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:“沒什麼可指教的,願意怎麼幹是你的事。”我熱情的笑容僵在臉上,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滋味。從那以後,訓練時她站在池子的這邊,我站在那邊,相隔大概有9米,這9米的距離成了我們的“隔離帶”,倒也相安無事。
  可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和她的矛盾升了級。由於我的教學耐心細致,註重基本功,所以學員進步很快,於是不少學員家長指名想到我這個班來。領導安排我單獨帶50個學員,王教練帶30個,新來的學員隨到隨學。學員多了,收入自然就高了,我心裏樂開了花。 
  沒想到的是,分班時,王教練把學的慢,年齡小的都推給了我,我心裏很氣,但一想她現在學員少,心裏一定不平衡,就先忍她一下吧。
  誰知我的一再忍讓並沒有換來她的理解,她反而越來越過分了。那天我到大門口接學員,看見她正在和一群家長說著什麼,隱約中聽她在說:“那個黃毛丫頭才教過幾天課,你們家長也真放心把孩子交給她帶,到時候出了什麼事,看誰能負得起責。”
  我再也壓不住心頭怒火,不客氣地對她說:“學員多不多是能力問題,這點還看不透嗎?有能耐都使在明面上,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有什麼意思呀。”
  就這樣,我和她的關系僵到了冰點。
  沒過多久,我發現她的班裏多了幾張生面孔,也沒聽說新招學員呀。一次偶然的發現使我解開了謎團。那天我正在換衣服,正巧看見一個家長把王教練拉到一邊,往她手裏塞錢。我恍然大悟,原來她是在私自帶學員。
  領導很快知道了這件事,念及她是初犯,而且認錯態度誠懇,就從輕發落,讓她把私自收的錢退到隊裏,取消她的教練資格,安排她到我的組當陪練員。
  她第一天上訓練課,就差點出大事。那天我看她情緒不對,上課的時候坐在岸邊走神兒,這時,一個剛剛學會憋氣的小學員滑倒在水裏半天站不起來,小手在空中胡亂地揮舞著,眼看著嗆了幾大口水,而王教練坐在岸邊還在發楞,根本就沒看見。我連衣服都沒來得及脫就跳下水撈起了小學員,她這時才回過神來,忙著搶救學員。還好,小家夥很快就恢復了呼吸。她擡起嚇得蒼白的臉,感激地看了我一眼。
  事後的一天中午,我去遊泳館旁邊的一家飯店吃飯,看見王教練正和一個男人在門前爭論著什麼,說著說著動起手來,我連忙跑過去把她拉走。她一看見是我,臉羞得通紅。她說:“沒想到會遇見你,你剛才看見的不會說出去吧?” “不會,我對別人的私事不感興趣。” 她低下頭,過了一會兒喃喃地說:“其實上次小學員遇險的那件事發生後,我就挺想和你和好的,看得出你是一個正直的人,我也不妨對你說出實情。剛才那人是我前夫,我們剛離婚,他從來不給我和孩子錢,離了婚還來找我要錢,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因為錢和你較勁的原因……出事那天我們剛辦的離婚手續,心情差極了,所以才……”
  以前那些埋藏在心裏的不快,隨著心門的敞開,在信任的陽光下渙然冰釋。這件事讓我明白,人際交往中,別人的反應是一面鏡子,反射了我們的行為———責備別人冷漠,其實是自己的態度嚇退了別人。很多時候,都是因為沒有充足的信任,自己才把門關上,別人也同樣關上了門。打開門也很容易,一個微笑,一句招呼已足夠傳遞友好的信息,表達渴望溝通的心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