究竟是誰的悲哀 究竟是誰的無恥

公元2012年04月28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294 views

網上看到崔永元對衛生部部長在接受采訪時所說的一番話的提問。衛生部長說:“我們免費為一農村大媽做了白內障手術。當摘下紗布時她看見了,她的確要感謝黨!感謝政府!靠她自己,她一輩子也做不起手術”。崔永元問:“她辛苦一輩子,連個白內障手術都做不起,那她得恨誰呢?”
衛生部長的話,沒有錯,是實情,也合乎邏輯。
崔永元的提問,問得好,因為他點中了實情、邏輯的死穴。倘若把衛生部長所說的實情、所用的邏輯比作一座大樓,那麼,大樓結構合理,外觀漂亮,無論是設計還是建造,都無懈可擊。但是,這樣的一座大樓,卻是修築在沙丘上,或者天空中的!
多年教育的結果,一般國人的眼光,已經對大樓的基礎部分不感興趣。於是,就只能像衛生部長所說的那樣,對黨和政府心懷感激之情,感恩戴德不盡。崔永元見多識廣,能看到漂亮大樓基礎的不可靠,是因為他懂得運用比較的方法,他知道,地球上,沒有“這一個”黨和政府的地方,農村大媽是有做得起白內障手術的——事實上,做不起白內障手術的農村大媽,沒有做得起白內障手術的農村大媽多。當然,也有另外一種可能:崔永元是一個理想主義者,他認為,農村大媽辛苦一輩子,是應該做得起白內障手術的。
再多一些崔永元這樣的人,衛生部長就有點不好做;人人都像崔永元,後果不堪設想。可見,老百姓見多識廣或者懷揣理想,對建設和諧社會,是大大不利的。
一言以蔽之,衛生部長之所以能神完氣足說出那一番話,是因為他有一個假設的前提:“這一個”黨和政府是當今人類唯一的救星。
這個假設的前提,在神州大地是如此地深入人心,以至於被當成了毋庸置疑的事實,顛撲不破的真理。半個多世紀以來,中國人的愛恨情仇,悲歡離合,都源於這個假設的前提。為了保護這個前提的神聖地位不受沖擊,我強烈建議中央政府:立即頒布命令,禁止一切內地居民去臺灣、香港、澳門以及一切資本主義國家旅遊,考察,學習。據說有一些意誌不堅分子,去過一趟臺灣之後,公然發表了“可恨蔣公當年剿匪不力”的反動言論,可惡至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