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把自己想得太美

公元2007年10月21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008 views

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,“我輩豈是蓬蒿人”。尤其是當別人也從某個方面誇獎自己的時候,那種得意,那種忘情居然是如此的強烈!於是開始認為自己有多麼的傑出和偉大,至少是一個多麼有發展前途的人吧。正如毛澤東當年罵梁蔌銘的話:“……把自己描寫成了不起的天下第一美人,還比得上楊貴妃。”而當自己面對現實的身份和處境的時候,卻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憂抑。我開始反思自己:到底怎麼了?
中國人自古以來有種“懷才不遇”的心理習慣。孔子周遊列國,而沒有一個一個國家真正願意重用他的思想,終究只是做了個堅守自己精神家園的“喪家之犬”。所以他感嘆:“禮崩樂壞”“生不逢時”。還有的則幹脆做個“隱君子”,把自己供奉於山水田園之間。正如陶淵明不為“五鬥米而折腰”,寧可回家種地,還聊以自慰:“采菊冬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”斯文點的也就這樣了吧。也有些不甘屈服的。比如陳勝就喊出了“將像寧有種乎?”項羽說“彼可取而代之”。洪秀全一個落第書生,卻以“天王”自居,直把清王朝鬧得個天翻地覆。
現代人對自己的現狀有太多的抱怨。我辛辛苦苦的幹了這麼多年,憑什麼還比不上一個年輕小子;我堂堂一個研究生憑什麼還不如一個高中生;我好歹也是一個領導,憑什麼要聽你的意見?“當仁不讓”,以“老子”自居!似乎這個地球少了自己就轉不下去了。
人都是需要有點追求的,否則將一事無成。人也都是向往完美的,因為現實中有著太多的殘缺。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理想的境界,有一個完美的自己。真正能夠有“自知之明”的人卻並不多見,以為別人“小看”了自己的大有人在。所以才會有“生不逢時”“難遇明主”這樣的感嘆。
當然,“有眼無珠”者的確存在。要不怎麼會有“千裏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”這句話?但又有另外一句話:“是金子總會發光的!”什麼時候真正的人才被徹底的埋沒過?即便是經過“文化大革命”如此顛倒乾坤,是非混淆的年代,真正有誌於學,想有所成的在後來不都還是走出去了?在那個人人想往“大學”的年代裏面,即便是一時落榜的“才子”也相繼通過自己的方式找到了價值的所在。
所以問題常常不在於“是否想過自己有多美”,而恰恰在於“把自己想得太美”。很長一段時間,媒體網絡都在盛傳一件事情:“北大學子居然買豬肉!”這恰恰反映了現在中國人的心理特征。北大學生為什麼不能賣肉,有誰規定了他們天生就是做官的嗎?好在這位主人公總算放得下面子,能夠正確對待現實,才沒有導致類似現在“某某大學學生由於工作壓力跳樓自盡”的悲劇。
那麼,應該怎麼辦才好呢?
首先讓我們清醒的認識一下現實中的自己吧,不要看得太高,不要看得太美。然後,世界就會公平了很多。正如一首歌中說的那樣:“心平萬事平”。另外少一點欲望,世界可能會變得更加的完美。生活中淡泊一點,心情就會常樂。少了很多抱怨,少了很多牢騷。淡泊就是一種情操,一種境界和一種氣度,得意時不忘形,失意時不忘誌。其實真正能幹大事的人,都比較謙虛,就像蘇格拉底說的:“我知道自己無知”。
想到這些,我豁然開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