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為什麼不喜歡國產大片卻又忍不住要看?

公元2006年12月29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329 views

產大片”的概念從《英雄》開始,算下來,還有四五部可以歸入名下:《天地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無極》、《夜宴》,以及未公映的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,這些電影投資大,制作陣容強,導演都曾導過經典名作,宣傳力度大,由此而產生廣泛社會效益,以及始料未及的潮水般的惡評。

  縱觀“國產大片”,有三個讓內行鄙夷外行見笑的特點:

  第一,近親繁殖。 近似的題材,近似的音樂,近似的裝束,近似的打鬥動作,同樣的演員在幾個片子裏來回串場。今年則都盯上話劇改編。想必這些導演私底下也走得不是那麼近,怎麼出拳就幾乎一樣呢?答案很簡單,因為《臥虎藏龍》。近年來,好萊塢對東方題材網開一面,在摸不準洋人還會喜歡什麼類型與題材的前提下,保險起見,還是克隆《臥虎藏龍》,賠率最小。

  第二,主題太大或太偏,讓人全然摸不著頭腦。《天地英雄》弘揚佛法,但沒談出什麼具體內容;《無極》天馬行空,最終被聰明的胡戈歸結為“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”;最近看的《夜宴》,更是讓人糊塗。馮小剛到底想講什麼:一,權勢是男人的春藥,女人的毒藥?二,男人永遠徘徊於紅白玫瑰之間?三,在人類的所有關系中,親情是最靠不住的,你看,王子和繼母偷情,弟弟殺死哥哥,父兄眼睜睜看著青女喝下毒酒,卻不加阻撓?

  第三,定位有問題。明明是商業片,卻在那兒裝偉大思想家,你說好好探索人性的深度吧,人家只不過虛晃一槍,意在用聲、光、電,還有造型等技術手段征服你。

  說起來,我以前不太上影院看電影,頂多看看碟,今年因工作關系,進口片、國產片看了不少,我發現一個問題,在中國的電影院,看到好片的概率很低很低。今年除了《金剛》、《瘋狂的石頭》好看之外,《碟中諜3》、《達·芬奇密碼》一般,《超人歸來》比較弱智,《夢想照進現實》說是不裝,其實還是在裝。電影院到底拿什麼來吸引觀眾呢,我替他們發愁。

  因為政策原因,不符合我國國情的電影進不了中國市場,這一刀切下去,我們能看到的只剩下神怪片,間諜片,都市言情喜劇(這一類也很少),還有動畫片幾小類——從不同角度來理解,倒是給國產大片預留了很大的位置。這位置到底有多大,我想是大得不可想象吧。

  最近我聽到一個有意思的說法,說與其2000萬砸一個戲,不如分成四等份,多讓幾個導演拍戲。

  這話當然沒錯,但也大謬。拍電影不是搞平均主義。我們有那麼大的市場潛力,拍國產大片顯然是一種趨勢,是把普通觀眾吸引入電影院的最佳手段,這道理地球人全明白。可惜我國中無大將,數來數去就這麼幾號。張藝謀導演透著“小富即安”,他的電影越來越像電影小品,精致,拘謹,缺乏大手筆;馮小剛導演是哪哪都覺得“我容易嗎”,胸襟小了,自然難成大氣象;陳凱歌的問題一時說不上來,《無極》雖然讓我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噩夢,我還是願意再賭一次,就賭他下一部片子會稍有起色吧;也許這些人裏,只有姜文還值得期待。

  同時,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:國產大片雖然在觀眾中口碑極差,票房為什麼那麼好?有的導演就站出來大言不慚地說了,觀眾花錢買票本身就說明了一切。

  是這樣嗎?我是一名觀眾,我買票入場,但我也可以在這裏負責任地回答那些導演,你們拍得真很濫,你們的電影挺侮辱我智商的。

  中國人本性是比較奇特的,我們天生愛瞎湊熱鬧,就愛當無聊看客,這些被魯迅先生無情批判過,後來也改造了許多的民族劣根性,終於在電影院,當你們的電影上映時,又復活了,並且得到了最徹底的釋放。

  我們一邊罵著,一邊笑著,精神勝利了,電影墮落了。

  也許應該以實際行動來抵制一回?不去看國產大濫片?每到這時,我就會聽到心裏升騰起一個聲音:唉,算了,人家也不容易,爬到這位置。再說了,看電影不就圖一個樂嘛,怎麼樂不是樂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