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和人的男友一樣

公元2008年01月01日沒人鳥我喲打醬油看熱鬧的有:2,739 views

性化十足的年代,愛就是要大聲的說出來。可是我卻發現,身邊的所謂個性崇拜者,對於愛,也有著養在深閨人未識的遺憾!
  前些天,閑得無聊,也想感覺一下文人雅士的心理意境,竟然莫名其妙的從花市買回一盆水仙,是正欲開放的花苞兒。我想她對於我這個花主應該是憎恨的,因為就一個5塊錢的花盆我都閑它浪費了我的一頓經濟餐!
  也許是,不夠憐香惜玉的人得到美人又能怎樣?不過是看著她一天天枯萎罷了,就像我的水仙。
  當她一詫開放的那一瞬,也為之驚呼,也為之傾倒,甚至有一見鐘情的恍惚,心情的歡愉如同剛剛戀愛的驚喜。總是曇花一現的幸福,一分鐘的美麗同時也在一分鐘消逝,原來我才相信,世界真的很公平。
  因為我的不解風情,花沒了,但花梗竟還是原來的嫩綠,只是只剩下花梗獨自的支撐,是在等什麼嗎?期待什麼嗎?一樣的枯萎不好嗎?
  觸景生情,還是賭物思人?
  不必何必,似解難解?
  三個字的幸福,真的那麼遠嗎?刪除了戲劇中的現實生活,為什麼平平淡淡才是真?
  我把自己關在空房子裏,我的眼睛所能涉及到的“風景”還是那嫩綠的花梗,希望的顏色。
  我想,我是否應該把她丟掉,甚至再殘忍一點,用刀把它剪碎或者----怎樣都好,只要滿足我用來分手的理由就好。
  我不要這樣開出等待,刺得人不願睜開眼睛的等待,心痛,無處發泄,又沒有傷心難過的理由,多可笑啊!
  逃避的,走出屋子,是藍天。可是,人在陽光下,心呢?依然在和希望等待嗎?
  那一天,誰會對我說我愛你?
  哪一天,我又會對誰說我愛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