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任是一種有生命的感覺

第一次打工是在遊泳館裏當遊泳教練,和一個姓王的女教練共帶一個學員班。 
  很快,我就發現隊裏有些小學員打水的要領沒有把握好,便向王教練征詢意見:“王教練,我想自由泳打水訓練是不是應該增加一天?你看他們還沒有完全把握要領。我是新來的,今後有什麼欠妥的地方還請你多指教。”她看都沒看我,半晌,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:“沒什麼可指教的,願意怎麼幹是你的事。”我熱情的笑容僵在臉上,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滋味。從那以後,訓練時她站在池子的這邊,我站在那邊,相隔大概有9米,這9米的距離成了我們的“隔離帶”,倒也相安無事。
  可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和她的矛盾升了級。由於我的教學耐心細致,註重基本功,所以學員進步很快,於是不少學員家長指名想到我這個班來。 繼續閱讀 »